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快乐,不更新

一只漂流的瓶子~ 漂啊漂……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上海市 闵行区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1.兔子2.水瓶座3.B型血.4.交响乐.5.建筑师。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my work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这儿年

2010-2-26 0:40:24 阅读386 评论7 262010/02 Feb26

08年6月份,那时阿,是预备离别,所有离校事务还没有处理完毕,答辩结束,离校手续办的热火朝天,然后就是等着领证,领毕业证和学位证。不然我们都早早回去了,说到回去,可能还有很多不舍的,所以就是那时的主旋律——很俗的那种离别之情。大部分表现在无休止的聚餐,吃任何一顿饭,拍任何一张照片都不需要说理由,那时候会变得大胆,之前腼腆的人会向暗恋已久的人表白,有勇气跑到校花面前拥抱着合影,有的敢裸奔,男女生宿舍楼之间集体对歌通宵达旦,乐此不疲。毕业前6-7月对于毕业生来说是热闹的,我们院我们专业比较特殊,我们有毕业答辩,我们专业是环境艺术设计,对于建筑景观类的专业的答辩工程量比较大,这两个月我一直在工作室里画图,通宵达旦,临答辩前一周一共睡了6个小时,80多页的文本就在那短时间熬制而成,当然答辩很圆满,之后刻骨铭心,不过对得起自己下的工夫,算是值得怀念的一段时光了,呵呵。

人生就是这样,许多人都是自己生命长河中的一个过客,有长有短,总而言之,一个人的生活就是他与N个人发生的故事。故事有始就有终,时间长了我也就适应了,刚开始我也是跟很多人一样患毕业前综合症,忧郁,常常跑到学校的湖边看野鸭,舍不得四年在这儿发生过的一切,即便大部分事情都是那么的青涩,甚至于不堪回首。那两个月我时常怀旧,把大学发生过的事拎出来这么琢磨(我是这么个人,对于我亲身发生过的事,我不觉得就烙在骨髓,时常想起,打小如此,甚至于两岁开始,以至于一些不堪回首的经历,始终挥之不去,常常热泪盈眶,呵呵),我就这么琢磨,也有点总结的意思,四年前我是个土包子,四年后我还是个包子,可能没那么土了,对于城市里发生的花花绿绿,这么几年以后还是跟我一点关系没有,我思维开放,行为传统,对于一些原则性的事情,我依然坚持从小就坚持的做法,如果小时候没做过的,那么就坚持我爸妈的。思想开放,处事谨慎,对于很多来到大学和社会的新鲜,也就是那么想想,鲜有尝试,若我将来成不了大事,那也就是那时养成的习惯。很淡定,没有我同室之友对于第一次翘课、第一次干坏事儿、谈恋爱来的那么兴奋,虽说我生活不乏激情,甚至超于其他同学,比如出去玩,做模型,半夜爬山,呵呵,大学里这些事,我基本都是最有兴致的,那是源于我探索未知世界的水瓶座B型血的本能,跟为人处事的谨慎无关。在交朋友、处事情时我不会把宝压在一个不信任的选项上。由此,过了四年,对于体验生活上,收获了还挺多,对于圆滑世故,收罗人力资源上,不得不说是挺惨白,尤其是恋爱方面,仅收获过一次,维持了一个月,之后对方对我总结了一语,太正经。草草结束。以至于至今我回想起那惊人的一句话之后,战战兢兢不再敢涉水一步。朋友方面,我不够圆滑,为人实诚,常常脱了衣服就是心脏,见我如此这般,感觉直接是向他们逼宫一样,很多人早早的甘愿被我淘汰,过早亮了底牌,其实我非但不是你的好朋友,而且我都不好意思占你的便宜了都。如此这般,很多我感觉交了许多年的可以知心知底的朋友也消失了,越来越少。这样反好,剩下的都是万里可以挑一,可以刀山火海委以信任的磁器。远离的大学里的青涩,我就这么总结着个,来到了魔都上海。这么8月-10月就是我开始的工作生涯了。

08年8月 即便是发生了什么事,都会被北京那边的奥运会的喧嚣给淹没。我那时的感受反而挺平静,工作了以后生活反而较之大学里单调简单多了,我就又会想起很多事来,那自然还是工作和学习生涯的对比吧,我开始怀念北京了,我跟北京有着说不完的感情,这跟我两次去北京不一样的生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第一次去北京是大学考试之前,我是艺术生,除了参加普通高考之外,还要加试美术专项,04年的这个时候我就打点了行头,往北京赶了,为什么对我现在的生活重要,一是,那时的生活决定了现在的生活状态,二是,从一种人生意义(有点大话了,呵呵,你按俗了的形容理解吧)上来讲,那是我真正开始成长的一段生活的开始,那年我是16岁,我算是去独立了,自己一个人儿去生活了,好多好多事情都必须一个人单独处理,自己做决定。所以,那段时间是对于之前的人生观价值观甚至世界观理解的考证,也是后来对我这些观念起决定性的一段时间,上面说过我上大学之前是个土包子,可见考前没见过大世面的这个时侯是更加的内个啥,呵呵,啥都不懂傻乎乎的,只有很多感觉上认为的事,比如独立,独立了应该怎么办,怎么处理那么很多的事情,只有自认为的一些做法,在那个时侯很多事情得到了实际的操作,大到生活态度的判断,小到迷路了该怎么问。就像猫天天那个扑阿,终有一天碰到老鼠了。怎么逮到的,碰了几鼻子灰,它懂的。呵呵

说的有点远,从08年扯到了04年,还是因为北京那个月的奥运想起来的。这两月的生活还跟北京有什么联系呢,那就是在北京建筑事务所里的实习,在大学里我没有决定我工作了从事哪门子工作,之前甚至想过去动画公司画画,甚至不工作,然后报班学英语和三维。然后做其他打算。后来证实的是,做这个工作比较实际,自从去了建筑事务所做了建筑的工作,之中受了点气,带着点那种不服气,这么卯着干的劲,挺了半年,(一开始是试试看的,并不一定以后搞这个,在我专业建筑、景观、室内里面,建筑的门槛对于我来说是最高的)

发现挺过来了,能从事很多环节的活儿了,那得了,简历上作品集也有的放了,所以,也就是我08年8月为什么跑到上海去上班的原由了,为什么去了上海?理由可能有点我现在都没想明白,我是不喜欢上海的,因为我是北方人,跟上海吃不到一起去,很难相处的很好,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北京,因为喜欢的小吃风格跟我家的很像。唯一的理由是,上海离我学校近,东西好带,就49分钟到了,其实那是错觉,近是不假,东西多了都要托运,只要这么一托运,从火车站再一导,就算北京?放哪儿都一样。至今,对我这个错觉耿耿于怀,理由真有意思。要说来上海的另外一个理由那也可能是,呆了这么4年可以适应江南天气,有不少同样奋斗在上海的工人阶级朋友。人在一块儿嘛,总会是有点心里安慰,即便是半年也没见上一面过的同学。然后08年的8月到10月就一直在徐家汇附近的一家建筑单位上班,每天路过你的学校门口,不过没进去过,路边时常会有你们学校漂亮女生在外边摆摊卖小玩具,这两个月天气太热,下了班,早了的话就会跑去你们对外开放的那个露天游泳池去游泳,说到游泳,对于我来说很新鲜,我不是没下过水,不过都是瞎折腾,泡泡水凉快凉快就是了,不会游,那两个月好歹学会了个仰泳,总算是落水以后淹不死了,还没找深水试过。心理方面还得加固加固。对于新学会的生存技能,我还是对那些日子记忆深刻的。天气热,生活单调,工作方面也算顺利,主创了几个项目方案,北京实习时参与的项目也有建成的了,心里还是挺开心的。最头疼的莫过这俩个月每天早上拥挤的1号线了。

08年的10月,最开心的是放假回家,吃家里的饭,吃家里的小吃,见许久不见的同学。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家买的10好几年的地,要破土动工了,房子的方案当然是要我去设计的。很开心,我标准还是蛮高的,不过家里条件限制太多,技术还有材料都达不到在这边设计的标准,我考虑了很多限制性因素,想办法做最合适的,花了不少时间,方案出来后特别激动,告诉我很多朋友,说我要盖自己的房子了。盖了5层,下面两层做商铺出租,我就住在第三层,四五层可以做另外两套房子干别的用处,每次都是越说越激动,不过每次说完心里还有那么一丝的烦恼,这么花了功夫做了的房子,我又不常回家和爸妈同住。

10月假期结束就回上海继续工作了,这个月好像就这么过去了吧。

    08年11月-12月,天变冷了,好像麻烦事也跟着这冷空气都过来了,最重要的还是家里房子的事,技术条件限制,家里规划局的无知,邻居蛮横不讲理,最后导致我辛苦半年做的方案白费了,重新做阿重新做,反正那两个月我挺烦的,烦的什么事儿也不想想起来了,公司的工作又多,开始讨厌那个老板,怀疑同事,讨厌早午餐,晚上回去又不知道吃什么,孤单,恋旧一股脑儿又全来了,好像又像毕业综合症那时的状况了,这算是刚工作综合症吧,看什么都不顺眼,住在锦江乐园,路过立交高架,过马路一肚子气,迟迟不来的地铁,来了又拥挤不堪的车厢,到了徐家汇又还要走那么多的一段路,路过交大又怀念上学时光。那也算是一道坎吧,那么的不甘心,那么的不想碰到这么些行行色色的成人世界。
    09年1月-2月,过年了想到了回家就满脸的兴奋,最难忘的是一大早起来去买火车票,全是第一天晚上就在哪儿守着的人们,票贩子那么多,想起来就在心里由衷的鄙视了他们一通,一直到快到年三十之前一周我都没买到回家的票,那几天天天一肚子火,在赶集网看二手票信息,我总是晚别人一步,每次打出来的电话要么是没反应,要么是回个短信说被交易掉了,这么,我只好找到了一家我家那边老乡办的客运,坐着一车全挤着家里老乡的汽车回去了。可想而知,来这边打工的人有多少吧。到了车站,还太早,凌晨三点多,不想打扰爸妈休息,就在外边网吧呆了几个小时,然后等着早点铺起来出摊,喝第一碗胡辣汤阿,那种感觉,就像是很多年都在外边一样,小时候,我从来也没想过将来会吃不到家乡饭的那种感觉,那是多么的不情愿呢。天还没亮,发现我妹妹来接我来了,我妈也小半夜没睡,不知道我到哪儿了,回到家里往爸妈屋一坐,一大早一家人连饭都没做就开始聊起来了,我妹更是迫不及待的开始吃我从上海这边带回去的吃的,牙都没刷。那时候的情景我现在依然清晰的能记起来。然后我爸就问我,这边盖房子用钱比较多,问我攒出来点钱没?我很惭愧的想起了我的第一年工作生活,奖金欠发发,我心里一肚子委屈,不过我爸妈当然不会因为我这边的不顺利会打乱他们那边的部署,房子依然会顺利运转,只不过,我觉得这年没能拿出来钱给家里做点贡献,花了这么多年家里钱而感觉到很大的愧疚。
    之后就是,吃年夜饭阿,像每年家里人的传统一样阿,包饺子,全家人聚一起吃饭,把沙发堆起来看春晚,晚上搓麻将,每年做同样的事情且乐此不疲,很温馨。
    09年其实是我很尴尬的一年,毕竟在外边不是在家里,凡事都比较谨慎,又碍于面子,还有自己那些立场,我过的很不顺利,想想有一肚子话,不过没什么好说的,留给我自己吧,2月-3月事情比之前更糟糕,家里的房子后来的方案也出了很多问题,家里面问题很多,我本来就很急,这边老板干脆不提奖金的事了,以至于我失去耐心,我不会再信任这样的一个人,吃亏就吃亏了吧。不能一错再错下去,那样只会耽误更大的事,我干脆就排开了这头的麻烦,直接3月中旬回家专心处理房子的事,我妈也很开心我又回来了,当然我也很开心又能吃家里的烩面,早上喝胡辣汤了。从没跟我爸一起做过像这样的“正事”通过这次合作,我又发现了很多我爸的优点,他一个当年的数学老师做事的严谨,以及对事情大方向的预判,这就是这么多年的经验吧,我控制房子的造型,他控制结构,我俩算是把这事儿给慢慢往好了运转了。4月份,我看这边都没什么问题了我就回上海工作了,当然不能再回那个没谱了的公司了,我又在杨浦区找了个单位,名头挺大,我对这种名头的东西看法很淡定,只要里面工作生活环境觉得舒服,人又处的来,少一些勾心斗角,待遇合适,我就能安心的呆下去,这两个月我没有租房子,就先住到了同学家里,不过长时间住别人家里,麻烦就又来了,我总不能就这么没谱的住着。打扰别人隐私,我又不是很喜欢这家公司,设计总监很令人讨厌,自从去了以后就一直在我耳边哆哆说给没完,做任何事情他都要掺和,加上觉得老板跟总监都很虚伪,但是员工却都是傻乎乎的任劳任怨、唯命是从,我就觉得不对劲,后来想想也对,性格稍微直一点,有事说事的那种怎么可能呆在那里?再加上我在那儿俩个月试用,待遇一直也不愿意开到我要的,也交不到能说到一起话的朋友,这儿也不是长留之地,我跟总监顶过一次嘴,他从那之后就一直不怎么用我,有图也不怎么会让我去画,后来我感冒,请了假,正好家里房子到了装修阶段,我就直接回家去忙家里事了,干脆就辞了这边,又回家了一个星期,跟我爸讨论怎么做房子的装修,想到房子马上能住了,我差不多也忘了上海这边的各种不愉快,说到底我还是有点恋家,这样快到7月份的样子,我把家里事处理的差不多了就回到上海了,我在同学那里又呆了一个月,没工作,不过我心情却很好,家里房子马上就可以完工了,想什么事都很开心,我就每天整理整理自己的作品集,然后去上海动物园看看猴子,喂喂天鹅,算是了了一个心结一样。这个房子耗费了我好大的心血,这也是我这年最大的收获了吧。然后7月底我就去现在这个单位上班了。试用就一个月,不过门槛比较高,进来不容易,挺忙的,通常加班到12点,建筑单位嘛图量大,加班很正常,这家单位好在有加班费,待遇、环境、人我还都挺喜欢,上班一路上环境好了很多,浦东世纪大道这边的路比较宽,心情比较舒服。再加上2号线比较短,也不那么挤了,我就安下心来了。
    10月又到国庆,忙了两个月之后我又可以回家了,呵呵,这时候家里房子也完工了,家早已经搬进去了,爸妈居然没告诉我,这次直接回新家,到家之后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心血阿。这可能就是爸妈养老的地方了,我家人都恋家,不愿意出远门,想想以后在这里要发生很多很多的故事,心里又是一阵激动,眼泪、鼻涕。。。。额那个啥,又敏感了。在家那段时间偶尔也会回到老宅看看,六岁搬进去住了十六年的老宅,也有那么一万个不情愿,一万个点点滴滴的故事,出门左转的早点铺,出门右转爸爸的单位,出门直走妈妈的单位,出门拐弯后面是接妹妹放学的路,今年都要改写了。这么一个月辞旧迎新的事情蛮多,单位也换了,然后11月份在八佰伴对面租了房子,上班的路也改写了,以后走张杨路上班了。连地铁都不用座了,心情很好,11月中旬又去厦门玩了一圈,看到了厦大以后,知道了比江大漂亮的学校还有很多。。。。那可是在海边的海景校园阿。南普陀寺拜了拜,这庙香火很旺,求姻缘很灵,我好朋友就是在这儿求的姻缘,之后几个月碰到了谈了4年的恋人,呵呵,姑妄听之吧,我不是很信佛,不过挺信命。在厦门海吃了那边的小吃。很高兴,但是小吃终归是从小家门口的好吃,开封的小吃很好吃,不过商业宣传上面不是很多,我们那边人都比较安于现状,也没想过更大的事情,吃就是大事情。
    这就12月了,年底了,经历了今年的付出和收获,马上就又要过年了,当然,单位比较正规,这边工作生活也比较稳定了,今年回家应该比去年开心一些吧,其实你不提这个事情,我倒这会儿把这些种种都暂时忘一边去了,总结起来想想吧,开心和烦恼参半吧,收获总是会给人带来喜悦,想想08年6月毕业的综合症09年3-5月份的那份孤单和无助,现在我百感交集,不知道怎么说好了,阿,算了还是有很多事情就没提,魔都的节奏总是会让我把一件又一件事给先放到一边,等不忙了,到自己的时间,我还会拎出来慢慢回味吧。

作者  | 2010-2-26 0:40:24 | 阅读(386) |评论(7) | 阅读全文>>

谈长白山白溪小镇规划设计

2009-10-14 0:19:20 阅读500 评论1 142009/10 Oct14

091013(转帖)谈长白山白溪小镇规划设计

2009-10-13 23:29

旅程

谈长白山白溪小镇规划设计

摘要

本文记述长白山白溪小镇项目的设计过程,探讨其中有关小镇的建筑形态,对当地居民真实生活的保存,对当地历史的保护,集合设计的工作模式,规划概念以及其中的多样性和偶然性因素,项目整合过程,和对场所特质的认识。

关键词

长白山白溪小镇 小镇 集合设计 多样性和偶然性 场所特质

就在白溪小镇附近有一个小市镇,叫 “慢江”。非常喜欢这个名字,江水自流,却可以慢一点,容人驻留。负责白溪项目具体工作的主要领导之一孟总过去曾经在这里工作了大半年,天一黑, 整个镇上只有他的灯是亮的,招惹来全镇的飞蛾,盖满了他的窗户。在那个时候,这些参与项目的设计师们却各自奋战在繁忙都市的角落里,一个偶然的机会,让这些生活在不同背景下的人走到一起,共同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呈现在我们面前的白溪小镇项目。

      长白山气候严寒,施工期只有从5月到11月之间的半年时间。去年3月,大连都市发展和长白山项目初次接触,5月底,召集整个设计团队实地考察,一个多月以后,第二次进入长白山汇报方案,之后完成各个单体建筑的方案调整,陆续进入初步设计和施工图阶段,赶在11月以前完成部分建筑的基础施工图,并开始施工。现在,单体建筑的施工图设计基本完成,等来年春天开始施工。这就是白溪项目过去忙碌的一年。严寒来临,可以做的只有停下来,忘却赶图的忙乱,疏离开,正好回头看看整个项目,还没到总结的时候,因为房子还没盖起来,更长的路还在前面。

关于小镇

      一开始,大家就都被“小镇”两个字迷上了。

      这个概念是建立在甲方对项目的初期设想上的。最早,甲方提出在长白山旅游开发的大背景下,建设一个大型的旅游服务设施。换句话说,就是一个度假村。不同的是, 甲方设想的是一个酒店群,从项目开发角度出发,希望先建设酒店的公共设施部分,从一个公共建筑单体,拆分到一个公共建筑群。而这些承担酒店公共服务设施的建筑群,不是为一个酒店服务的,而是为整个区域服务的。这样的开发程序,更有利于未来引进项目。

      从建筑师的角度出发,我们希望推进甲方的这个想法,从而演化成一个建筑概念,形成整个项目的基调。

      “小镇”不等同于一个建筑群。在初次和甲方沟通的过程中,Kuu的新加坡建筑师Kok-Meng Tan多次提到加德满都。我们不想做有形无神的虚构的迪斯尼类型的小镇,因为那是假的,我们更想做的是有神无形,或者有神忘形的真实的小镇。就象加德满都的旧城,平凡的房子,丰富的体验。

      而加德满都并不是一天盖起来的,也不是建筑师的作品。同理,白溪不可能变成几个年轻建筑师的乌托邦。在这里正好缅怀一下我们的上帝情结,埋葬几个遗失了的想法。

关于生活

小镇是有生活的,我们所说的生活不是伪造的生活,而是真实的体验。长白山是一片纯净的土壤,历史上,清皇朝把长白山视为祖宗发祥地,划为封禁地,不准随便进入。几百年的培育,给了长白山独特的原始气质。现在生活在这个区域里的人主要是林业工人,随着时代的变迁,整个区域的经济从林业过渡到旅游业,林业也从伐林转化为育林。

      白溪项目的建设用地原先是当地林业局的一个居民点,居住着几十户人家。两次实地考察过程中,我们从旁观者的角度观察当地人的生活。沿路有一家当地的餐馆,能摆两三张桌子,生意不太好,但是方圆几里独此一家。每次来,看到主妇们在村子里的溪水里洗山上采的一种蕨菜,叫“猴子腿”,就是我们的午饭。他们的生活简单朴素,却是扎根在这片土壤上,和周围的山川草木和谐共存的。

      在我们看来,他们的生活和这片环境是密切相关的,不可分割的整体。我们希望这样的生活场景能够融入到未来的开发项目中,在白溪项目中展现真实的生活变迁的历史。因此,在初期的讨论中,我们提出一个概念:作为小镇,必须是有当地人居住的,必须为他们留下足够的生活空间。

      然而,这看起来更象螳臂挡车的乌托邦情结,从甲方的角度完全没有可操作性。经过调查,当地人更希望能搬到更繁华的镇上,过城市生活。而项目进行的第一步,就是搬迁,一次性拆除现有房屋,不然项目根本无法实施。此小镇,非彼小镇,毕竟不是自然生长出来的,这不是建筑的范畴,也不是建筑师能决定的。

关于历史

我们无力保留生活变迁的历史,同样也没能保住现有建筑。

      第一个问题是现有的建筑环境值不值得保留。现状的航拍照片能告诉我们这里过去发生的故事。 原来这里和周围几十公里的茫茫林海一样,直到林业工人在林子里砍出一片空地,修建居民点,好像一个岛屿。建筑朴实无华,行列式排列,每家每户有一个很大的院子,经营成菜园,自给自足。建筑本身并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大部分是东北农村常见的一层大瓦房。把这样的历史,放到保护的层面上,显然是不恰当的,是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的。

      然而,反过来考虑。我们见过太多铲平现有环境,重新建设的项目。建筑本身或好或坏,都不可避免展现出一副婴儿一样的崭新面容。这绝对不是我们想要的,尤其是在长白山的环境里。

      因此,我们提出相应的保护策略,在新项目中保留一定的时空线索,留下痕迹,虽然不是明明白白以保护的姿态展现出来,但是可以在不经意的地方让人能通过建筑,阅读在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

      在方案早期阶段,联盟建筑陈伟航曾经提出一个方案。在保留部分现有建筑的同时,更注重保留原有的建筑肌理,新建筑在老房子的基础上以另外一种形态生长出来,若即若离。 并且,把原有的居住建筑公共化,让行列式排列的住宅连成一条公共的有屋顶的内街,在概念上把原来的私密空间转化为公共空间,把原来的室内空间转化为半室外的街道。这种做法回应了甲方最初坚决反对保留现有建筑的一个理由——现有建筑的物理性能不能满足现代使用要求。而且,半室内的街道也是对当地冬季严寒气候的反应。

      清华大学博士研究生崔光海的方案更明确地表达了对当地历史的尊重。他选择了一个院子, 改造成为开放博物馆,除了保留部分建筑以外,也收集和保留现有环境中具有当地特色的生活场景和实物。这个方案不仅保留了建筑实物,实际上更多的是宣扬背后发生过的历史,林业工人在这片林海雪原中的生活和奋斗的历史,是我们值得借鉴和尊重的文化遗产。原先的任务书中并没有这个内容,让大家欣慰的是,这个想法得到了甲方的认可,最后保留了下来。

      最初和甲方沟通的时候就提出了有关保留部分现有建筑的问题,当时甲方的态度很坚决,认为不值得保留。尽管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但是现实情况是拆房子变成搬迁工作的一部分,搬一户,拆一户,方案还没做完,房子已经拆了大半。结果联盟建筑的方案完全白费了,要推翻了重来,这就是建筑师的理想主义所要付出的代价。

关于集合设计

回到“小镇”的概念,可能保留历史和维护当地的原生态生活图景都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范畴,但至少我们能在新建筑上有所突破,首先是建筑的多样性。2007年3月,当大连都市发展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最初和长白山管理委员会接触,开始讨论方案构想的时候,我们被长白山的自然环境和甲方对于这个项目的雄心所感动,意识到这个项目有非常大空间,我们要做的是充分挖掘项目的可能性,因此我们提出了以集合设计的模式来完成这个项目。试图通过组织不同文化和生活背景的设计团队,来表达项目的多样性。

      这个想法受多方面影响,其中之一就是钟乔组织的深圳青年建筑师联盟,这是一个青年建筑师学术交流的松散组织,大家一直想一起做一点事情,长白山给了个很好的机会。4月,和钟乔和陈伟航在深圳碰面的时候,开始讨论做集合设计的构想,希望集合一伙有热情的年轻建筑师。 一直避免提集合设计这个概念,因为这个概念背后有我们不熟悉的行业权势运做,作为年轻建筑师,我们只希望能真正意义上的共同合作完成项目,在过程中充分交流。最后通过各种渠道,我们以大连都市发展建筑设计有限公司为核心,召集了北京的清华大学卢向东老师,清华大学博士研究生崔光海,徐甜甜的DnA事务所,上海的Kuu事务所,和深圳的钟乔和联盟设计。

      毕竟是年轻人,不想走别人的路,重复集合设计的模式,希望推进一些新的思路。5月初,带领整个设计团队来到长白山考察现场的时候,脑子还没有关于项目组织的明确方案。临别的时候,大家讨论到半夜,有点头脑风暴的意思,冒出来很多有意思的想法。

      首先,我们不希望重复划分豆腐块的模式,一家做一块,各做各的,做个大什锦拼盘,就失去了做集合设计的意义。当时有人提出来,接龙的模式,找个开端,一家接一家好比接力棒一样完成相临的项目。这是个有意思的想法,概念上模仿自然形成的小镇的生长模式,只是把时间模式简化为顺序模式,这样的做法有利于相临项目之间的互动,增加可操作性。但是实际上我们不希望强加一个不存在的线索,而且,当时甲方要求的一个月的概念方案设计时间也完全不允许按照这样的方式组织设计。

      DnA事务所的徐甜甜提出了一个更有野心的方案,立刻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白溪项目中我们想要的是空间体验而不是建筑形象,转化为建筑语言,我们想做的不是一组地标,而是建筑形成的肌理,更深一步,我们要的是一个多元化的小镇,因此我们需要多个尺度,多个肌理的叠加。

      根据这个想法,我们重新解读任务书,把整个项目按照人的活动拆分为几个体系,包括居住, 文化休闲活动,商业,服务设施,商务建筑和开放空间,每组建筑师设计一个体系,然后叠加在一起。这就是我们所创造的集合设计模式。

关于多样性

集合设计更多从形式上迎合项目对多样性的要求。而实际上要想营造一个小镇的气氛,更多的要从内容出发,容纳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活动到项目中来。这要求我们重新认识和发掘任务书,把每个体系的内容拆分为更多层次,通过建筑来表达出来。这在居住部分表现得最突出。 居住中包括旅游者的居住,即酒店;和当地人或服务人员的居住。在酒店中也需要设置不同档次的酒店,包括商务酒店或酒店式商务会所,普通家庭酒店以及背包客旅馆。

关于规划

      在我们介入项目之前,已经做过一轮规划。经过沟通,甲方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概念,称之为:有规划,不唯规划论。按照我们的理解,就是不完全受原有规划制约,有相当大的自由度,可以推进我们自己的设计概念。

      当参与合作的建筑师们来到长白山进行实地考察的时候,本以为作为组织方——都市发展已经准备好了新的规划概念,作为他们的设计依据。但事实是,当时我们只有一个项目组织概念,当时的想法是,设计师在考察基地之后,进行充分的讨论和交流,确立共识,形成明确的城市设计指导,然后大家共同依据这个准则来开展设计。项目规划和设计团队的组织是密切结合,不可分割的。因此,在讨论中得出的分系统叠加的集合设计模式,从某种程度上就是我们的规划。

关于偶然性

我们的规划概念中,最有意思的部分就是这个规划永远不是一个完成了的结果,而是随着项目深化不断调整的过程,是整个设计团队设计概念的整合。这样保证每个设计师不仅参与自己项目的单体设计,也全程参与了整个项目。并且,这个体系充分表达了偶然性的存在,我们更愿意在项目中发现和保留偶然性发生事件的痕迹,并充分合理化。

      按照我们设计的理想状态,每组设计师被分配到一个体系,剥离其他的因素,按照这个单一体系的逻辑组织建筑,以某种模式构成一个肌理,控制整个项目地段。然后,各个体系叠加, 重叠的部分互相协调。当时觉得这是个疯狂的想法,尤其是初期方案只有一个月的工作时间, 这么高强度的协调工作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也增加了每个人的工作负担,但是按照这个模式,每走一步都充满了值得期待的可能性,这是最大的回报。

      保持这种偶然性存在的空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对单体项目做过分的价值评判或美学评判。比如在方案过程中,总有人提出某些相临的建筑尺度不协调,或形式上不协调。其实,这也正是我们潜意识里追求的。如果要按照一个价值观念,把所有房子摆得严丝合缝圆圆满满,那从根本上就不需要按照这个模式来组织方案设计了。楞点,没关系,因为这正是我们的工作模式最真诚的表达。

关于项目整合

自由终究是有限度的,从都市发展的角度来讲,要把设计团队的自由度控制在可操作和可实施的范围之内,因此限定了一个环路,传达甲方关于土地利用的想法。也希望能把已经过于复杂的项目适当简化。这条环路最终象紧箍咒一样,把所有项目尽量压缩在里面,为项目未来发展预留土地。有一次在大连的酒吧,DnA的法国设计师Theo告诉我,巴黎就有条环路, 每个人都恨它,因为它象一条鸿沟把城市分裂成圈内和圈外。白溪这么小的项目也有条环路,的确引起很多争议,但是我也想不到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来解决。

      方案整合是一项漫长而琐碎的工作。首先是压缩用地,第一轮过后,大家都想占周围的用地,争取更好的景观,结果留了一个大空心。我们只好限定大家把大部分项目都放在环路之内, 保持原有格局,节约用地。其次,是协调叠加的部分。为了简化项目,并没有按照原来设想的在单体建筑上做叠加,但基本上做到了各个项目之间互相咬合,从而模糊用地边界。

关于场所特质

长白山这个特殊的环境给我们机会,反思我们对建筑的理解。就象Kuu的日本建筑师佐伯聪子说的,我们每个人脑子里都已经装满了东西,需要找回一个纯真的状态来重新思考。能做到这一点非常困难。每个参与项目设计的建筑师都对项目所要表达的特质有自己的理解,有人从地方生活性的尺度出发,有人从地方材料出发,有人回溯历史,表达大文化影射,有人从周围的山川草木的地景中寻找建筑语言。在我眼中,这些都是没有标签的建筑,是建筑师们的真实表达。关于建筑单体,在房子还没有完成以前,不足以评判。

现在的长白山沉睡在茫茫白雪下,施工停歇,等待春天到来。而我们的路也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多的工作等着我们继续。

作者  | 2009-10-14 0:19:20 | 阅读(500) |评论(1) | 阅读全文>>

转载:宋庄美术馆建造记

2009-7-29 19:57:51 阅读377 评论10 292009/07 July29

宋庄美术馆建造记

徐甜甜

前年秋天,在工体附近的现在画廊开幕时,我认识了老栗和廖文夫妇。在场的画家张晓刚介绍我是建筑师,哈佛毕业,在美国和欧洲工作了几年,现在回国在北京开始自己的建筑实践,等等。老栗乐呵呵地提起了宋庄,小堡,那里的艺术家和他们的工作室,还有他正在规划的占地约400亩的艺术园区,希望能为村里的年轻艺术家提供适当的工作和展览环境。老栗说,哪天过去看看吧,园区很大,你们这些年轻人可以做一些设计的。

于是初冬的一个下午,到了宋庄,由老栗领路,从他家出来绕了好几道弯--先是穿过一片红砖墙的农家小院,再走过零零落落的一些厂房仓库,就到了一块闲置废弃的工业用地。那是北京修六环路取土挖砂后,留下的一个三,四百亩的大坑,中间有个更深的小坑,由于地下水的渗出,成了现在的小湖,在冬日夕阳的余晖中湖水非常清澈。老栗的规划图上,在这个湖边,占据文化园区南入口的唯一一片与村里平齐的高地上,是一个公共的美术馆,这是文化园区第一座要建的房子,园区的标志性建筑,也就是未来的宋庄美术馆。

大部分我们耳熟能详的公共美术馆都处于繁华的都市中,比如纽约的古根海姆美术馆,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北京的中国美术馆,等等。对我来说,建造一个处于传统北方乡村的当代美术馆,一个由小堡村投资的村级美术馆,既有吸引力又富有挑战性。怎样的设计才能既在形象上尊重宋庄的地理文脉背景,又在空间上包容莫测的未来艺术?到2005年初,宋庄已经聚集居住了近千名艺术家,这个数目还在扩大;艺术家已经成为村里人口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样一个艺术家密集的工作生活区建造的美术馆,将是这个未来艺术社区的一座庙宇或者教堂,成为艺术家们定期朝拜聚会的场所,这个场所该是什么样子?

首先要考虑的是美术馆所处的地理环境。宋庄的民宅是典型的北方农家院,大片的红砖墙围合的院子,所有房间都朝向院内开窗开门,采光,通风,兼有私密性。从外面看起来,每家院子都是一个没有窗户的大面红墙围起的盒子,没有过分的设计感。我们借鉴了这种民宅形式:美术馆主要的展览和学术空间,由红砖墙体围合而成一系列大小各异的方盒子,通过内院或者顶部采光;具体空间的大小,墙面的尺寸则是据功能的要求设定;这些方盒子离开地面,浮在空中,和地面之间形成了一个水平通透的场所,容纳美术馆的各种服务设施功能,如办公,储藏,厕所,配电等;既可以做较小尺度的展览,又可以是一个轻松的交流场所。

由此而来,建筑的形体呈现出一种鲜明的对比: 一层空间“有窗无墙”;二层空间“有墙无窗”。:一层近三米高的透明玻璃幕围绕建筑一周,使室内外视线贯通, 地面的灰砖由广场穿过双层玻璃延伸到室内,展览的内容也可以由建筑内部扩展到室外的雕塑广场,可以一览美术馆四周的景观,强调空间的邀请性和开放性。各种服务设施(办公,储藏,厕所,配电等),结合休息坐凳,弱化处理为一个个家具尺度的方盒子。带有工业痕迹的欧松板墙面和深灰色粗糙的地砖,在一层空间里展现出明晰的材料感;二层空间用白色淡化空间的材料感,光线也只是功能要求的基本元素,这里,艺术是最纯粹的景观。

建筑材料的使用上我们尽量体现地域特征。除了建筑主体外立面的红砖贴面外,美术馆的大部分建筑材料都是村里的厂家生产的,再加上村里专业的施工队伍,可以说它是一个Made in Songzhuang(宋庄制造) 的产物。

但是所有关于设计的畅想,都要建立在建筑工程可行性的基础上。美术馆主要的展览空间尺寸超出了国内常规的空间, 而我们必须尊重国内结构的标准,在给定的肥梁胖柱的前提下想办法。现在,我还能记起那些两米高二十四米长的预应力混凝土梁,有几根是做成反梁全部隐藏在墙里,有几根则留了一半当成了栏板和长凳。雨水管,消防管,取暖管等在二层都可以安装在墙体里,但是到了一层,建筑四周只有玻璃幕墙,那么我们干脆把它们暴露出来,设计在两层玻璃幕之间,涂上不同颜色就成了展示的装置。

就在我们还沉浸在对设计的反复修改中,小堡的工地上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工了,习惯了国外慢功出细活的传统,回国来,对这种建筑速度还真不习惯。那边开始先挖坑,地基处理,打桩,我们呢,不得不争分夺秒的赶图纸,结构水暖电,各个工程专业都在等着我们提供资料呢。由不得你胡思乱想,只能大干快上,随时出现情况随时修改方案。时间听起来像个神话——今年下半年开工,要明年五一保证完成。

于是就抓紧时间。主体结构在春节前刚完成,一开春,工地上又呼啦啦开工了。工程指挥部办公室的炉子又开始呼噜呼噜地冒烟——那是一排十米长,不到三米进深的临时工棚,再分成几个小间,中间烧着炉子,屋子显得更小了;这排房子的尽端就是公厕,男女共用的简易室外茅坑。工地上一拨拨地加人,最多的时候上了五百多号工人,中午吃饭时聚在一起,乌压压的一片,不知道附近有几个村的施工队都被拉了过来支援呢。

工地上的当务之急是要解决施工现场的问题。室内施工阶段,工地更是一天一个样儿,不去看看总是担心有什么问题,去看了就一定能找到问题。因此也没少和各个专业的工头们争执。比如空调厂家,每次派来的技术员都不一样,每个都得苦口婆心的交代一遍线路如何走,风口如何摆,可是就算你嗓子吼哑了,安装的时候,空调还是横冲直撞……灯具布置更是几易其手,连玻璃安装都来添乱。不断地有工人来问你这里那里该怎么处理。恨不得自己也是个蹲工地的工头,能够随时就地解决问题。设计的楼梯栏杆是三维的,换了好几拨工人,总是把不规则的图案排整齐了;最后只好自己动手,一根根地摆好了扶着,让工人电焊。过两天村书记崔大柏过来,一看那栏杆乐了:“这不是村里老娘儿们摆的破篱笆墙嘛!”

不管经历了多少困难,美术馆还是像模像样的盖起来了。每每回到宋庄,看到远道而来的人们对隐身于此的庞然大物投以惊讶的眼光时,心里便会回忆起过去这一年来的点点滴滴。美术馆的落成也许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建造环境和现代建筑理念相结合的一种探索吧。建造始于想象,终于印象。然而建筑的生命刚刚开始,未来无限。

2006.12

作者  | 2009-7-29 19:57:51 | 阅读(377)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我换工作了

2009-5-9 1:57:07 阅读285 评论15 92009/05 May9

难得心情好,更新个。

我换工作了 - garfield - 不快乐,不更新我换工作了 - garfield - 不快乐,不更新我换工作了 - garfield - 不快乐,不更新

如题。。。。。。。。。

不出意料的话,也要搬杨浦住了。

唉,换个窝,又是一个不安定的地方。

什么时候,我能有个稳定踏实的地方,过个稳定踏实的生活。

作者  | 2009-5-9 1:57:07 | 阅读(285) |评论(15) | 阅读全文>>

MY WAY

2008-12-22 0:00:51 阅读244 评论7 222008/12 Dec22

MY WAY - garfield - 不快乐,不更新

                      

岩井俊二的《燕尾蝶》OST

Chara-My Way舒服的低调摇滚

女主角Chara用种奇特的方式唱歌:甜蜜,但透出空虚;行进间熟练的圆润,掺杂着没什么修饰的破碎高音。轻盈梦呓的acousticdreampop音质,情感演绎则侧重低慢伤感,伴着chara那稚嫩中带些酸涩的招牌撒娇式唱腔,曲曲皆动听到无可言喻,就算撇除改编歌曲的预设立场纯粹直观聆听,还是教人投以久遗的深厚情感。

And now, the end is near 现在,终点已经靠近 

And so I face the final curtain 于是我要面对最后的落幕 

My friend, I'll say it clear 我的朋友,我将会清楚的说出来 

I'll state my case, of which I'm certain 我会肯定的陈述我的经历 

I've lived a life that's full 我已经度过了充实的一生 

I've traveled each and every highway 我已经走过所有的每一条高速路 

But more, much more than this 但是更多,更多于此的是 

I did it my way 我走自己的路 

Regrets, I've had a few 后悔,我也曾有过一些 

But then again, too few to mention 但是一样的是,(后悔的事情)太少不值得提起 

I did what I had to do 我(都)是做我必须做的事情 

And saw it through without exemption 回想起来也不会想去改变它 

I planned each charted course 我计划好每一次行程 

Each careful step along the byway 孤身一人在小道上时我会小心的走每一步 

But more, much more than this 但是更多,更多于此的是 

I did it my way 我走自己的路 

 

Yes, there were times I'm sure you knew 是的,有过那么几次,我相信你也知道 

When I bit off more than I could chew 当我咬下超过我能咀嚼的分量的时候 

But through it all, when there was doubt 但是这一切,当还是犹豫的时候 

I ate it up and spit it out 我毫不保留的吞了下去 

I faced it all and I stood tall 我面对一切并且昂首而立 

And did it my way 我走自己的路 

I've loved, I've laughed and cried 我曾经爱过,我曾经笑过哭过 

I've had my fill; my share of losing 我曾经心满意足,我也承受过失败 

And now, as tears subside 现在,当泪水消逝 

I find it all so amusing 我发现一切(回想起来)都(会觉得)那么有趣 

To think I did all that 回想起我做过的一切 

And may I say - not in a shy way 我可以毫不害羞的说 

"No, oh no not me"不,我不是这样, 

I did it my way" 我走自己的路" 

 

For what is a man, what has he got? 什么是一个人,他拥有什么? 

If not himself, then he has naught 如果他不拥有自身,那他就一无所有 

To say the things he truly feels 说出他真实感觉的事情 

And not the words of one who kneels 而不是屈尊的言语 

The record shows I took the blows 唱片记录下我已经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 

And did it my way 我走自己的路 

yes,it was my way 是的,这就是我的路

作者  | 2008-12-22 0:00:51 | 阅读(244) |评论(7) | 阅读全文>>

RUFF建筑设计

2008-11-8 20:14:23 阅读311 评论6 82008/11 Nov8

作者  | 2008-11-8 20:14:23 | 阅读(311) |评论(6) | 阅读全文>>

那只虫子一定很孤单

2008-10-18 4:41:27 阅读229 评论4 182008/10 Oct18

    在玩百战天虫,场景:两只虫子乘着一块浮冰逃难的途中,忽然间发现下面一只潜艇浮了上来,然后潜艇上打开了个一个孔,两只虫子正在诧异的时候,从孔里传来了巨大的吸引力把两只小虫子吸了进去,呼~一只导弹飞了上来。两只小虫子抱着导弹一起飞上了天,一只小虫子承受不了马上就掉了下来,这是另一只虫子伸手拉住了他,然而导弹越飞越快,最终这只虫子还是掉了下了。导弹上就剩下了一只小虫子随着飞弹在飞。。。。。。

     飞弹飞的好高,不知道要飞到哪里,这只虫子哭了。他一定好孤单。

      就像夜黑回家的路上你的伙伴走完了他的路剩下的一段,自己是什么感觉。

另外,闺女加油,一定要时常想起我们阿。

作者  | 2008-10-18 4:41:27 | 阅读(229) |评论(4) | 阅读全文>>

甲方凶猛

2008-9-28 1:28:27 阅读201 评论0 282008/09 Sept28

盯图盯到夜里12点多,玩够了psp然后要他们渲了张图,带上走了。

从下午提给他材料之后,“吃了个饭”的时间除去,他一直坐在那里。。

在上海这种工作场景恐怕再平常不过了。甲方是我。

哎呀,心肠太软,做不成大事我。公司付钱爽快哪有我去怜悯的份儿。

在这边阿,不尽力往前赶就会拉下来,直到一无所有。

不敢去想有什么意义,害怕想明白了什么都没意义了,我怎么就是个水瓶座呢!!!!

不想了,还有半个小时皇马比赛,看完睡觉。明天收拾东西,后天到家。

作者  | 2008-9-28 1:28:27 | 阅读(20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季羡林的初恋

2008-9-13 13:14:00 阅读4305 评论35 132008/09 Sept13

{题外话----〉〉这篇文章送给那些怀疑爱情的朋友们,希望能对你们有所启迪。}

  如果她还留在人间的话,恐怕也将近古稀之年了。而今我已垂垂老矣。世界上还能想到她的人恐怕不会太多。等到我不能想到她的时候,世界上还能想到她的人,恐怕就没有了。”

   ——张光辉  
     1929年,季羡林十八岁时,遵叔父母之命结了婚。叔父当年把侄子从农村接到济南来,本来就有两件:一件是培养他读书,以图将来为季家光大门楣;另一件是为季家续香火,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到了1929年,在叔父眼里,侄子的第一件任务完成得十分满意,他在学校已经成了出类拔萃的佼佼者,前途十分光明。于是叔父自然就想起该完成第二件任务——结婚生子。按常情,一个十八岁的青年学生,正值青春年少,学业初始,对未来怀着无限憧憬之时,一般是不愿有家室之累的。但是,以季羡林当时寄人篱下的处境而言,则是绝对无力反对这桩包办婚姻的。所以,当叔父提出婚事时,他只得服从,接受这件“叔叔送给的礼物”。这一年,经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结了婚。
    季羡林的妻子叫彭德华,济南人,比他大四岁,只念过小学,就住在他家后院。两家门当户对。婚后,1933年他们先有了女儿,取名婉如。1935年,又有了儿子延宗。这桩包办的婚姻,既无爱情可言,又由于文化差异悬殊,缺少共同语言,让季羡林从一开始感受到的,就不是欢乐而是痛苦。
    1930年,季羡林考入清华大学,1935年赴德国留学。
    初到柏林,刚走出火车站,他便感到一阵惶惑,既兴奋好奇,又忐忑不安。脚下踏着的分明是光滑的柏油路,却仿佛踏上了棉花一般。眼前飞动着汽车,电车的影子,天空中交织着电线,大街小巷纵横交错,置身于高耸的楼房之中,漫步于宽敞清洁的长街上,自己宛如陷进了一片茫无涯际的大海之中。从当时落后的中国,一下子来到繁华的柏林,真有点乡下人进城的感觉。
    季羡林到柏林之后,首先要,做的事是补习德文。虽然他在清华学过四年德语,而且得了八个“优”,但是到了德国还是张不开嘴。于是,他和乔冠华一起,参加了柏林大学外国留学生德语班,天天去上课
    季羡林到柏林后,天天同乔冠华一块儿听课,吃饭,访友,购书,游婉湖和动物园,形影不离。他俩很谈得来,有时闲谈到深夜,季羡林就睡在乔冠华的住处。他们同其他中国留学生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很少往来。
    当时在柏林的中国留学生很多,因为赴德国留学回国后很吃香,许多大官和巨商都把子女送到德国留学,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冯玉祥,戴传贤等人的子女或亲属都在德国留过学,而且几乎都聚集在柏林。这些“衙内”和纨绔子弟,大多只挂个留学生的名,根本不去听课。每天吃喝玩乐嫖娼妓等。他们只要会说四句德语,就可以在柏林应付自如。每天早晨起来,见到房东说一声“早安”,就甩手离家。到一家中餐馆里,洗脸,吃早点,然后打几圈麻将,就到了午饭的时候。午饭后,提着照相机,相约出游。吃晚饭时回到饭馆。深夜回家,见到房东,说一声“晚安”,一天就过去了。再学上一句“谢谢”,一句“再见”,德语学习就算完成了。
    季羡林在柏林待了一个多月,被德国学术交换处,分派到哥廷根大学去学习。
    按德国规定,考博士必须读三个系:一个主系,两个副系。季羡林选的主系是梵文。两个副系,分别是英国语言和斯拉夫语言学。但斯拉夫语言学,不能只学一门俄语,于是又加上一门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言。这样,加起来同时要学四门:梵文,英文,俄文,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文。后来,他又学了吐火罗文。其负担之重,可想而知。如果要想省点事,也是办得到的。譬如,选一门汉文或者与中国有关的学科作为副系,就不用费事了,而且也是允许的,有一些中国留学生就是这样做的。有一位中国留学生便选了中国文学作副系。当博士论文答辩时,德国教授问他:杜甫与莎士比亚,哪一位更早一些。这文留学生想了想,说:莎士比亚比杜甫更早。教授听后说:下面的问题不必再问了,你落第了。季羡林出国前就立过誓,决不写有关中国的博士论文。鲁迅先生曾说过,有的中国留学生在国外用老子与庄子谋得博士头衔,令洋人大吃一惊;然而回国后讲的却是康德,黑格尔,又令国人大吃一惊。季羡林鄙薄这种博士,决不步他们的后尘。
    在季羡林住的同一条街上,有一家叫迈耶的德国人家。迈耶先生是一个小职员,为人憨厚朴实,老实得甚至很少说话,在人多的时候,更是呆坐在一旁,一言不发,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迈耶太太却生性活泼,能说会道,热情好客。他们夫妇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大小姐叫伊姆加德,身材苗条,皮肤白皙,金发碧眼,活泼可爱,年龄比季羡林小一些,当时尚未嫁人,待字闺中。她就是这个爱情故事的女主人公。
    迈耶家是一个十分和谐,温馨的家庭。他家把多余的房间租给中国留学生住。恰好,季羡林的好友田德望便是迈耶家的房客。季羡林常去田德望住处拜访,一来二去,便同迈耶一家人熟悉了。季羡林当时不过三十上下,年轻英俊,个子颀长。待人谦和有礼,正在读博士学位,又说得一口流利的德语。迈耶一家人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
    季羡林当时正在写博士论文。他用德文写成稿子,在送给教授之前,必须用打字机打成清稿。可是季羡林没有打字机,也不会打字。稿子因为反复修改,很乱,打字量也很大。适逢伊姆加德小姐能打字,又自己有打字机,而且她很愿意帮助季羡林打字。这样一来,季羡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天天晚上到她家去。季羡林的论文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又修改得很乱,对伊姆加德小姐来说,简直像天书一样。因此,伊姆加德小姐打字时,季羡林必须坐在旁边,以备咨询。往往每天都工作到深夜,季羡林才摸黑回家。
    季羡林获得博士学位以后,又在德国待了四五年,其间,他又写了几篇很长的论文,都是请伊姆加德小姐打字的。所以,直至1945年季羡林离开德国前,还经常去她家打字。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季羡林和伊姆加德小姐之间渐渐产生了感情。就连迈耶太太也看出来了。后来,迈耶家凡有喜庆日子,招待客人吃点心,吃茶什么的,迈耶太太必定邀请季羡林参加。特别是在伊姆加德生日那一天,季羡林是必不可少的客人。每逢季羡林到迈耶家,伊姆加德总是打扮得漂漂亮亮,满面笑容,格外热情。迈耶太太在安排座位时,总让季羡林坐在伊姆加德的旁边。
    季羡林和伊姆加德还常常一起去林中散步,去电影院看电影,去商店里面买东西。两人并肩而行,边走边谈,走遍了哥廷根的大街小巷。每次见面,两人都沉浸在幸福之中。伊姆加德美丽的姿容,悦耳的语声,嫣然的笑容,使季羡林怦然心动,感到一股股暖流在全身涌动。季羡林初次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心里充满激动和幸福的感情。同样,伊姆加德也流露出对季羡林的爱慕之情。他们同时坠入了爱河
    但是,每当季羡林回到寓所,内心便充满矛盾与痛苦。他想,自己是一个有妻子,有儿女的人,尽管那是一桩没有爱情的包办婚姻,但是现在他必须面对这个现实。如果他敞开自己的胸怀,让爱情的激流涌泻出来,和伊姆加德相爱而结合,自己未来的生活大概会是幸福美满的。但是,那样做,不仅意味着对妻子,儿女的背叛和抛弃,也意味着把自己的亲人推向痛苦的深渊。这是违背他所接受的教育和他做人的原则的,是他无法办到的。反之,如果他克制自己的感情,让正在燃烧的爱情之火熄灭,又会是已经深爱着他的伊姆加德失望和痛苦,自己也会遗憾终生。两条路水火不相容,没有第三种选择。这是季羡林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幸福与痛苦,欢乐与自责的矛盾心理,一直折磨着他。最后,他终于决定,为了不伤害或者少伤害别人,还是自己来咽下这个苦果,背起这个沉重的十字架吧。他想,伊姆加德还年轻,她以后还会遇到意中人,还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会慢慢忘记自己的。季羡林虽然作出了这样的决定,然而理智与情感之间,从来就没有不可逾越的界线,这段苦涩的爱情始终折磨着他。
    1991年,八十岁的季羡林在写长篇回忆录《留德十年》时,不知处于什么考虑,首次披露了他五十年前这段鲜为人知的爱情经历。他写道:“1983年,我回到哥廷根时,曾打听过她,当然是杳如黄鹤。如果她还留在人间的话,恐怕也将近古稀之年了。而今我已垂垂老矣。世界上还能想到她的人恐怕不会太多。等到我不能想到她的时候,世界上还能想到她的人,恐怕就没有了。”
    然而,故事到此还没有结束

    有好事者在读了季羡林的《留德十年》以后,被这段爱情故事所感动,专程到哥廷根遍寻伊姆加德的下落,最后终于找到了她。当然,今天的伊姆加德小姐,已是满头银发的老人,然而精神矍铄,风韵犹存。询问的结果出人意料:伊姆加德小姐终身未婚,独身至今,而那台老式的打字机依然静静地放在桌子上。

作者  | 2008-9-13 13:14:00 | 阅读(4305) |评论(35) | 阅读全文>>

又见江南

2008-9-8 0:33:37 阅读238 评论10 82008/09 Sept8

周六回到了无锡,下了车还是那样的湿热,回到校园,因为是周末,所以很冷清,我知道,已经不会经常出现无意间碰见熟人的情景了。

最近雨水多,校园里的河水上涨,没过了一些台阶,走在河边,小景墙附近的水景还是蛮漂亮的。之前没留意。

天热,直接走到了敏哲他们宿舍,左全老吴都在,路过4楼时我特意瞄了眼413,从前,门口坐着爷们儿,然后一般他是在电脑前给美女修图磨皮。大三的小弟们大部分去找单位实习了。4楼冷冷清清(接着)时隔一天,又不知道该说点啥了。

晚上大家依旧晚睡,忽然间灯灭了,很不适应,原来之前一遍一遍重复的事情时隔一夏之后又发生了,而我们还是老毛病没有去关灯,以至于第二天早上早早的被灯给叫醒,周天中午,去一食堂吃,重复了下之前惯用的伎俩,3块钱的票,打7毛饭,先打肉菜,再打一份素,通常剩下的几毛钱,师傅还是会给一份等量于一块的分量。很油么。

走到食堂门口书市晃悠,一个穿军训服的新生拿着本建筑资料问我:“这本多少钱。”我想回答他:“自己看定价。”心里又想了想,冲他摆了摆手,走了。(一阵感慨)

走到学校门口,总觉得还没有做什么事情,然后又折回去,喊上老郭去逛设院,除了门庭在装修,没啥变化。

悲伤之秋?呵呵,老大,我不知道你上到第六年是啥感觉,我还记得大一刚到时你跟崇小洁接我时的情景那时我可嫩吧,呵呵,愿你顺利。

见到了小敏他们,见到了老郭,磊哥,发现,没有你们校园已经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梅园,26号楼,西山村,k83,到大学城,池塘里的鸭子,环艺工作室里没日没夜的两个多月,慢慢收拾吧,等哪天心情好了,一点一点的把这些碎片整理起来。以一个新的姿态继续走下去。

作者  | 2008-9-8 0:33:37 | 阅读(238)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